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进击的上海囡们:虞书欣金婧黄龄蓝盈莹,又作又有野心

原标题:进击的上海囡们:虞书欣金婧黄龄蓝盈莹,又作又梵天有野心 娱吉祥天乐圈中有不少女明星都是上海人。生长在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她们所历经的生活与见过的世面都是极其丰富的。上海女生身上常见的个性,在她们身上也很明显,用网友的一句话归纳,就是又作又有野心。 上海女生讲话总是甜甜嗲嗲的,且上海思想开放,父母重男轻女的情况少,故而女儿也是家里的宝。这也就使得女儿在家中颇为受宠,由此养成作作的性格。上海女生的作还与自己的自信有关,眼界宽广又有经济实力的她们,很难会不自信。 从《青春有你2地藏经》中走出阿修罗王来的虞书欣,现如今已经是女团the9的一员。虞书欣早期能出圈,也是因为她的作。虞书欣出生在上海,很多人觉得她就是上海女孩style,在讲话的时候非常甜嗲,而虞书欣在节目中的表现也非常符合她小作精的特点,非但不让人讨厌,还会让人觉得很可爱。  然而作作的虞书欣并非佛系之人,她在节目当中对自己的排名也是有很大期望的,在自己掉到第二名的时候,还会对刘雨昕说:"等着姐姐。"  近年来火起来的金婧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喜剧大黑天演员出身的她,一直也有表宝藏天女演浮夸的批评声在。其实金婧身上也是有一股作气的,但这个特质和虞书欣一样,是上海女生常有的性格特质罢了。也正是因为这种作,金婧的搞笑功力才得以完全放大,以至于在李佳琦直播间都能抢了风头,在《青你2》的舞台也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乘风破浪的姐姐》中的黄龄,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上海女生。黄龄在被问到为什么要来参赛的时候,直接就说也没想什么,就是去了。黄龄在节目当中说话发言都有一种作作的感觉,这也让许多药师十二神将的观众感到不适应。但在黄龄全开麦演绎《芒种般若守护十六善神》之后才发现,人家作是因为人家有实力啊!怪不得黄龄敢把野心写在脸上了,这个实力做solo都可以了,对做女团vocal来说简直是绰绰有余。   蓝盈莹也是上海女生,虽然她的作并没有在公众视野中表现得很明显,但她的野心外露倒是大家都公认的。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以后,蓝盈莹便努力练习,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battle中的最高分。就如她自己所言,她就是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极致,干一行像一行回向才是她的风格。  蓝盈莹在普门品《演员的诞生》中也得到了导师很高的评价,当年以高分考入人艺的她,演技绝对不是盖的。如今蓝盈莹有机会能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想必也是想找一个可以再度翻红的机会,毕竟她现在虽然有能让人记住的角色,但浣碧的影子确实太深了。  上海女生的作来源于自信,而自信来源于她们自身的实力。正因有实力,才敢直接把野心写在脸上。进击吧!上海囡囡们,愿你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药师十二神将       
般若守护十六善神       
回向       
仪轨       
轮回       
福报       
地藏经       
因果       
法会       
施食       
极乐世界       
西方三圣       
功德       
楞严经       
持戒       
超度       
助念       
往生       
业障       
供养       
原标题: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入园按指纹改“刷脸”,他把动物园告上法庭 全文3533字,安那般那阅读约需7分钟  新京报记者 韩沁珂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付春愔  因此,郭兵到动物世界和工作人员佛性真如协商,要求退还年卡费用。在协商无果后,郭兵将动物世界诉至法院。2019年11月1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 2019年4月底,郭兵在动物世界办理了一张1360元的双人指纹年卡。为了方便公园进行身份核验,郭兵在办卡时录入了姓名、手机号、指纹等个人信息。办理完年卡后,他与家人多次入园游玩;每次入园时,都需要在闸机实叉难陀上录入指纹。 郭兵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9条规定,“经营者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他认为,“必要”一般指的是要达到某一个目的,采取的方式对权益受影响的这些人(消费者)的损害应该最小。而动物世界现在采取的方式“显然对消费者有非常大的权益侵害可能性。因为人脸信息一旦被泄露或者被非法获取了,或者一些工作人员为了不正当的目的,把这些信息泄露了,怎么控制?”  ▲2019年11月5日,杭州野生动物世佛图澄界门口。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 摄 ━━━━━ 庭审争议焦点: 告知入园方式、删除指纹信息、赔偿损失 6月15日,富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开庭公告显示,案件案由为服务合同纠纷,由负责商事案件的民二庭承办。庭审从早上9点开始,持续了3个多小时。动物世界方面的工作人员并未出席庭审,仅有两位代理律师出庭。包括当地、政协委员和社会人士在内的超过20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过程中,郭兵和动物世界两方主要就三个问题进行辩论。 首先是动物世界是否向郭兵告顿悟成佛知了其他入园方式。郭兵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法庭上,动物世界提交了文字和照片证据。除了指纹年卡的办理流程和使用说明等资料,动物世界还出示了照片,图上是工作人员在与郭兵进行沟通,以证明其工作人员曾向郭兵提供过其他的入园方式,包括使用身份证进行核验、现场开具手工单以及年卡+身份证等。 新京报记者6月15日致电动物世界,其办公室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园方曾向郭兵提供过其他入园方式,并提交了相关证据,但并未透露具体证据情况。 第二个庭审焦点在于郭兵是否有权利要求动物释道安世界删除自己的指纹信息。 郭兵代理律师、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介绍称,动物世界的工作人员并未出席庭审,园方代理律师表示,在此案件中,消费者没有权利要求删除其此前提供的个人信息。 新京报记者电话询问动物世界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删除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清楚情况,不便回应。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士国认为,郭兵要求动物世界删除其个人信息的诉求是楞严经合理的。他认为消费者作为个人信息提供者,享有个人信息控制权,有要求删除个人信息的权利,“现有法律提供了个人信息受到法律保护的原则规定。” 第三个庭审焦点是郭兵是否可以要求动物世界对其进行赔偿。郭兵认为,动物世界擅自变更入园方式,同时在是否告知过其他入园方式上存在欺诈行为,因此,动物世界应赔偿其损失。 对此,动物世界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公司在郭兵办理年卡时已明确告知过年卡激活成功后,不可退卡,“之前也没有办过退卡。” 袁女士此义净大师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除非有一些夫妻离异、丧偶等极特殊情况”,否则年卡一经售出且使用后是不能退的。 此案中,动物世界也曾向郭兵提出了折次退卡的解决方案,即按照单次入园票价和已入园次数抵扣年卡费用。“卡已经用过了,全额退肯定不合理的。”上述工作人员说。动物世界网站显示,动物世界的成人票为每人次210元,儿童票为每人次120元。 郭兵表示不能接受这一退卡方案。  ▲2019年11月5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年卡办理窗口。新京报记者 梁静怡龙华三会 摄 ━━━━━ 为个人信息保护维权提供参考 在他看来,如果法院能够在判决中回应新增内容,甚至是支持这些内容,那么他的诉讼就不只保障了他个人的权益,也间接保护了动物世界其他年卡用户的个人信息权益。 作为法律学者,郭兵知道在类似的个人信息保护纠纷中,消费者的维权动力不足,“吃力不讨好”。他希望自己的诉讼能为其他人提供一些借鉴。他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接受庭外调解。 他在庭审过程中发现了更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比如,消费者可以在什么范围内删除其个人信息。“这些米拉日巴尊者值得进一步研究,进而在法律中细化落实。” 庭审结束后,富阳区人民法院表示该案将择期宣判。 值班编辑 吾彦祖 一碗鱼 点击下图进入“ 北京市新冠疫情实时地图 ”  严格出京管理是否意味着封城?北京市公安局回应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people” 欢迎朋友圈分享
返回列表